“小美到家”被曝拖欠美容师数月工资 血汗钱还能拿回吗? 北晚新

2018-11-21 12:53

“小美到家”被曝拖欠美容师数月工资 血汗钱还能拿回吗? 北晚新



  2016年12月15日讯,线O创业,尤其是美容行业的O2O,正在经历一场寒冬。昨天,记者接到爆料称,美容O2O平台“小美到家”已经拖欠美容师数月工资,累计近百万,小美到家创始人CEO李明博对此回应称不会无缘无故拖欠美容师工资。

“小美到家”被曝拖欠美容师数月工资 血汗钱还能拿回吗? 北晚新

  小美到家成立于2014年9月,隶属于小邻小里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,这是一个提供O2O上门服务的美容品牌。美容师小文(化名)今年4月加入的小美到家。此前,她在美容院实体店里从事了将近10年的技师工作。

  小文说,那时,小美到家平台正在招募手艺人。入职后,按照公司规定,美容师每人要缴纳2000元押金,同时还要购进1万多元的美容产品,作为为顾客服务的产品。每次顾客下单,费用是直接打进平台账户,平台再抽取5%的管理费。

  比起过去10年的美容院里的工作,上门美容,汗水和付出会更多。“我家住在通州,离燕郊不远。每天拉着箱子满北京城跑,像西城、海淀,我都去。箱子有40公斤重,里面装着美容的工具和产品,每次过地铁安检,我都得把箱子抬起来,再放下。”从小文家到地铁站还有30分钟的路程。因为没车,父亲为了接她,专门买了辆三轮车,小文每次出活儿都要他去接送。虽然上门美容前景广阔,而且收入比在美容院要多一些,但小文坦言,入职以来的这几个月,自己付出得太多了。

  “不论刮风下雨,只要有订单,就要拖着箱子出门。一般一天最多能为3位顾客服务,这都要根据她们的时间段安排时间。最早的一次,我5点半就出门了,最晚的一次,凌晨1点20分才结束。有时订单时间紧,午饭都是买个面包在公交车或者地铁上吃。”

  小文说,从9月24日到11月20日,公司拖欠她的工资累计3.5万元。与她情况类似的美容师还有几十人,最多的被拖欠了七八万元,最少的也将近1万元。“投资方不愿再投钱”、“资金链出现了问题”,公司一位北京区负责人在开会时向美容师们这样解释道。

  从2014年的风生水起到2015年的竞争激烈,再到之后经历的2015年下半年资本寒冬,美容领域内的O2O创业企业几乎都经历了大洗牌。

  “生意不好做,我们挺理解。刚开始,很多人没去闹,只是多次询问,但是老拖着也不是事儿。公司的态度也慢慢发生了转变,负责人避而不见。后来,还让美容师配合平台向顾客推销套餐,声称多推销一些钱,就可以周转几个月,美容师如果不配合就缓发工资。如果不愿意,可以拿走美容产品抵工资。”小文说,其实她对小美到家是有感情的,不过,公司的做法多少让她寒了心。

  小文与平台签的是一份合作协议。她说,自己曾拿着这份协议去过劳动仲裁机构,但被告知这不属于劳动合同,不受法律保护,建议她去法院起诉。

  早在今年5月,网上就有消息曝出,小美到家正在大量裁员,并有已经拖欠员工薪酬数月的现象。有知情人爆料:“自2016年年初开始,小美到家之前的团队基本上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,在2016年3月的时候小美到家为做最后努力在各大院线投了广告,但依然没有推进融资进程。”

  当时,小美到家创始人李明博表示,目前行业情况不好,裁掉一些不必要的人力只为公司能够更好的活下去,对于拖欠工资一事,他给予了否认。

  昨天,还在出差中的李明博答复记者称,美容师与平台是合作关系,美容师在平台的收入是自行提款的,提款账期是35天,据他了解不存在拖欠情况,具体的还要进一步核实。“我们是处于风口上的行业,竞争激烈,事情也比较复杂。”李明博说,之前有一批美容师被竞争对手恶意挖角,她们无故拒绝给顾客提供服务,公司为了以示惩戒,对这些美容师的部分钱款做了扣罚处理。“问题会逐步解决,公司不会无故拖欠美容师工资。”

  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来源: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,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,转载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北晚新视觉网”,并附上原文链接。

  二、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(作品)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。

 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,联系邮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