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暴利的美容院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

2018-11-06 11:55

高暴利的美容院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



  一度被视为高暴利的美容院产业,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。不仅三成美容机构因倒闭而黯然出局,就连雄心勃勃图谋上市的大型连锁机构,也深深困扰于顾客到店率不高、美容师大量流失、医美吞噬市场等问题。近日,市民王女士走进了此前一直光顾的一家美容院,却发现接待的两位美容师均是新面孔,以至于犹豫了一会儿,“我是不是走错了门?”直至看到了一位相熟的美容师,才确定没有跑错店。而这位店员小何看见了她,也是无限感慨,“你没来的这段时间,店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”小何对记者说,这家美容院是某全国连锁美容院的直营分店,就在两个月前,店里一共有6人,包括店长、前台、4位美容师。9月份,在店里待了8年之久的店长突然提出辞职,跳槽到一家养生公司。仅仅相隔两个星期,前台和一位美容师也相继离职,理由是“钱不多心还累”。最近一个多星期,另一位美容师也申请调离到其他分店。就这样,店里的原班人马仅剩小何和另一位小姐妹。“那段时间我们两人身兼三职:美容师、前台、店长,直到最近几天,公司才新调了两个美容师过来。搞笑的是,我们的店长现在还没有着落。”之所以人员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动,小何坦言,“美容院生意不好做了。”她回忆,10多年前公司发展的巅峰期,60平方米的店面配置了12位店员,其中店长有两位。门店主要做瘦身养身、美容护体,当时店员虽然多,但每个人都忙到飞起,门店9点开门晚上7点关门,往往早上8点左右就有顾客敲门,晚上8点还有服务没有结束。情况发生变化,就在这三四年间,进店的顾客越来越少。小何透露,相比高峰期,现在门店的顾客至少流失了五成多,很多都是存量客户,之前充值了不少项目,但上门的频率很低。小何对记者说,顾客大量流失的主要原因是价格上涨过快。据了解,此前公司都是手工美容,主要依靠美容师的手法。后来,公司推动科技革命,逐渐上了一些高科技美容仪器,号称可以达到皮肤紧致、去掉暗沉、美白嫩肤的效果,且效果远甚于手工美容。第一年,公司为了招揽生意、吸引人流,科技美容的年卡价格为6000元左右; 第二年,年卡价格涨至8000元;到了第三年,这一价格迅速飙升至16000元。公司其他项目也是“涨声”响起,有时调价过快,她们都记不下价格。“涨得过快,很多经济实力有限的老顾客就放弃了续项目,毕竟现在市面上也有各类美容仪,自己买回家,跟在美容院做科技美容的效果差不了多少,价格却是天上地下。”至于一些经济实力稍高的顾客,嫌科技美容太慢,干脆去做超声刀、热玛吉等更高端的美容项目,或者直接做医美。“公司前几年也在南京开了整形美容医院,许多原本在门店的高端客户都被输送了过去,门店里却沦落得人丁稀少。”小何说。至于公司几级跳的涨价,小何透露美容师的手工成本并没有提高,如今的收入跟六七年前差不多。涨价一部分是为了支撑房租成本,也是因为公司几年前就想上市,“上市总是要利润的”。据介绍,目前店里有一定岁数的客户未见流失,她们对网络购物、新兴美容不是很懂,也想到美容院聊聊天、打发时间。但小何担心,一旦这些客户的服务项目用完,是否续费是个问题。记者注意到,小何所在的这家美容公司对外宣称,线下直营门店上千家,营收20亿,员工近万人,去年还获得B轮1亿美金融资。公告高管在内部讲话中也表示,公司想正规,想上市,正规带来的是成本激增,各环节的税收和员工五险一金。如果不能挤压管理中的水分,应对正规化带来的成本上升,“等不到上市,我们就死了。”南京另一家美容院老板同样深深地感受到这种冲击,“因为价格便宜些,来我们店里的女顾客,大多数是20岁-35岁之间的,今年年初盘了下,有三成人不来了。”这位开店十年的老板对记者直言,对于美容院来说,最重要的是到店率、消耗数,只有这两个指标好的,才能有现金有业绩。就因为到店率下降得厉害,目前店里只有两个美容师。“我们也不是什么大公司,资金实力有限,如果转型高端整形项目,光添置设备就要好几百万,哪有这个钱?”据了解,由于前几年美容行业市场利润大,各路资本蜂拥而至,使得市场快速达到接近饱和的状态,并且同质化竞争严重、运营跟不上店铺发展、收入模式单一。去年支付宝曾联合美业邦发布了行业内第一份《中国生活美容行业报告》,这份报告显示,中国美容行业养生店有300万家,年创产值过万亿,但同时倒闭率高达29.2%,每年有1/3的创业者黯然出局。对此,圈内人士也表示,未来数年一般类型的个体经营美容院生存空间将逐渐被压缩,唯有高档次、有特色的连锁美容院成为发展主流。至于中小型美容机构唯有转型求生存,或者朝着小而精的方向发展,或者将微整形进一步融入美容院项目,男士美容服务也能成为新突破口。